知音網首頁 > 情感 > 婚姻 > 傾訴 > 同居十年進“圍城”,怎堪同床異夢情已逝

同居十年進“圍城”,怎堪同床異夢情已逝

www.cwllwe.live 2020-02-27 13:40:00 知音網 我要評論

字號:T|T

施文軍如此“不近人情”,兩個大舅哥又急又氣,楊柳更是天天跟丈夫慪氣,可無論她怎樣鬧騰,施文軍就是不松口。

  重慶一中年男子將自己的二婚妻子捅倒在血泊中……血案發生后,親友及鄰居們都震驚不已:這對新婚夫婦是在同居10年后才走進婚姻的,按說兩人都人到中年,結婚不會草率,但究竟是何原因,使得丈夫痛下殺手將新婚妻子殘忍殺害?不尷不尬的“中年婚”現象一時引起熱議——

  離婚男女互訴衷腸

  施文軍是重慶北碚區澄江鎮人。在北碚一家建材廠上班的他與同事楊柳結婚,隨后生下兩個兒子。2003年初,因工廠效益不好,他與妻子雙雙下崗,一家人陷入困境。因生活上的窘迫,讓原本恩愛的夫妻兩人開始為了一些瑣事而爭吵。

  妻子的母親突患癌癥,急需8萬元做手術。楊柳的兩個哥哥四處借貸仍然差錢,他們希望楊柳夫婦能出4萬元。此時,施文軍手中有5萬元存款,但他下有兩個兒子在讀書,上有兩個老人要贍養,父親還有高血壓和心臟病,為防不測所需,他最終表示只能拿出2萬元。

  施文軍如此“不近人情”,兩個大舅哥又急又氣,楊柳更是天天跟丈夫慪氣,可無論她怎樣鬧騰,施文軍就是不松口。不久,楊母不治病亡,悲痛之余,楊家兄妹將施文軍視為禍首。在兩個哥哥的鼓動下,次年5月,楊柳拋家別子決絕與施文軍離了婚。

  岳母的去世和妻子的離去,使施文軍飽受折磨,大病了一場。施文軍病好后,把兩個兒子托給弟弟一家照料,自己就跟父母及親友借了5萬元錢買了一輛二手小貨車在市區跑起了零擔貨運。

  想到就是因為沒錢才使這個家支離破碎,施文軍開始瘋狂掙錢。他手機24小時開機,只要接到客戶電話,無論刮風下雨、白晝黑夜都隨時出車,累了就在車上躺一會兒,餓了就到路邊小店隨便買點東西吃,甚至多次因疲勞駕駛發生事故受傷……

  施文軍接到一個電話,讓他到北碚火車站運一批貨到北山批發市場。雇主叫賀玲,是一個女批發商。施文軍把貨運回店后,見賀玲一個人忙進忙出,便熱心幫她卸貨。交談中得知,時年32歲的賀玲5年前因所在公司倒閉自謀職業,在朋友的幫助下在北山小商品批發市場做塑料制品生意,因整天忙得顧不了家,丈夫對她非常不滿。經過冷戰大半年后,她與丈夫協議離婚,女兒歸她撫養。離婚后,賀玲把女兒托付給住在郊區的父母,全心忙于生意。

  講起這些,賀玲禁不住擦起了眼淚。同病相憐,讓施文軍對賀玲頓生好感。他的熱心、能干也讓賀玲十分欣賞。此后,再給賀玲運貨時,他隨叫隨到,格外上心,每次都主動幫她裝貨卸貨,讓她省心不少。為表示謝意,賀玲時常請他吃飯,或者送一些襪子、襯衣之類的禮物。每逢節日或天氣變化,他們就互發短信問候一聲。兩個在感情上受過創傷的人,在互相慰藉中越走越近。

  正在外地進貨的賀玲忽然接到母親電話,說女兒姍姍發高燒,去醫院又打不到車。賀玲趕不回去,便打電話向施文軍求援。沒想到,睡得迷迷糊糊的施文軍二話沒說,很快就開車趕去賀玲父母家,接孩子去醫院就診,繳費、化驗、輸液……醫生說,幸好送得及時,再晚幾個小時,孩子就可能燒成肺炎了……

  賀玲對施文軍感激不已,一周后,姍姍出院的當天晚上,她在家做了一大桌飯菜酬謝施文軍。兩個人邊喝邊聊,互訴衷腸。談到離婚對自己的打擊以及生意上的種種艱辛,兩個人都感慨不已,同病相憐的感覺讓彼此的心越靠越近。醉眼迷離中,一種久違的激情忽然涌了上來,倆人情不自禁地相擁在一起……

  從這以后,兩人走得更近了,休閑時他們經常就著一杯茶、一壺咖啡或一餐飯輕松溫馨地聊著。每次,施文軍都會默契地留宿賀玲家里。生活上的彼此照顧,情感上的互相慰藉,漸漸愈合離婚帶來的傷痛,面對這份遲來的愛,兩人都感覺到精神煥發、仿佛年輕了很多。

  懷著對家庭和親情的渴望,施文軍主動問賀玲能否領證結婚。或許是對再次走進婚姻的信心不足,也或許是考慮到各自上有老下有小,怕關系不好處理,賀玲長嘆了一聲:“以后再說吧。”

  十年不婚漸行漸遠

  重慶已經進入冬天。施文軍租住的房子空調突然壞了,空調公司遲遲沒能上門維修。2月28日,冷得難受的他征得賀玲同意后,搬過去住了半個月。空調修好后見賀玲舍不得他走,他便退了租房長住下來。作為回報,他以后再幫賀玲運貨時不再收錢。

  半年過后的一天,施文軍再次問賀玲是否去拿個證,賀玲仍拒絕道:“我們都受過一次感情傷害,對于結婚這樣的大事,還是慎重一些吧。我們先這樣處著,等以后時機完全成熟了再說。”賀玲的話也在理。而且這些年,她做生意攢下上百萬身家,而他只不過是一個收入不穩的貨運司機,還要供兩個孩子讀書,負擔很重……想到這些,施文軍釋然,從此也不再提結婚的事了。

  為表明自己和賀玲在一起并不是貪圖錢財,施文軍主動提出每個月給她800元作為生活費,其他大宗消費則實行AA制。吸取上段婚姻的教訓,他們索性進一步約定:各自的收入及父母子女,也是各自料理,互不干涉。

  以前想結婚時,施文軍像個居家男人,早早下班回家買菜、煮飯、搞衛生;即使晚回家,也要提前給賀玲打招呼;到了周末,不是出車,就是幫她打理生意……現在明確了“同居政策”,他的心態也發生了變化:既然沒有必盡的丈夫責任,落得輕松些。于是,他在家變得不那么勤快了,一日三餐也經常在外吃飯。

  施文軍與幾個同行打牌,賀玲突然打來電話,讓他幫一個客戶緊急補發一批貨物。天氣酷熱,又不是自己的生意,施文軍不想出車,便推說自己正在鄰市跑業務一時回不來,拒絕了賀玲。

  10月中旬的一天,賀玲的女兒姍姍在學校上體育課時不慎摔折了右腿,住進醫院。賀玲因生意忙,讓他去幫忙照顧。施文軍在醫院忙前忙后地伺候了幾天后,就借口客戶催促送貨,當了逃兵。他的幾個哥們得知這些,都非常羨慕他能享受“丈夫”權利卻不用盡“丈夫”義務的逍遙生活。

  對于施文軍的種種借口,賀玲多少也有些不快,但她轉念一想,兩人既然沒有正式結為夫妻,就不能要求施文軍恪盡丈夫的種種責任,何況她也沒有為施文軍的父母和兒子做過什么。這么一想,她內心的不快就消散了。

  施文軍的大兒子施剛考入大學,一年學費和生活費要2萬多元,施文軍壓力劇增。二兒子施強又考入一所專科學校,學費卻沒有著落。眼看開學的日子迫近,施文軍只好厚著臉皮向賀玲借錢。賀玲猶豫了半天,借了他2萬元,但要他寫借條。施文軍心里不舒服:“在一起都這么久了,借點錢還這么信不過!”

  不過,讓施文軍稍感欣慰的是,賀玲并沒有因為成了債主,就對他頤指氣使,兩個孩子開學時,賀玲又主動借給他5萬元錢……

  施剛、施強兄弟倆陸續大學畢業,父子三人經過一年努力,還清了賀玲的7萬元借款。此時,賀玲的女兒姍姍也已大學畢業。

  賀玲的資產已有六七百萬,給女兒買房及自己養老無憂了,便轉讓了店面,過起了“退休生活”。無事之時,她還跟著社區的大媽們學會了炒股。施文軍十分羨慕,卻無法和她比,每天還是照樣跑出租車。

  施文軍的大兒子施剛與女友結婚。賀玲的女兒姍姍舉行了婚禮。見雙方兒女都成了家,施文軍向賀玲提出結婚,但賀玲的女兒建議:如果一定要結婚,也得先做婚前財產公證。施文軍聽了心里有幾分不快——這明顯是在防自己嘛!但想到結婚要緊,他還是與賀玲去做了公證。

  同床異夢情已逝

  兩人去北碚區婚姻管理機關登記結婚。當拿到紅彤彤的結婚證時,兩人百感交集,風風雨雨同居這么多年,總算有個合法手續,能正大光明的在一起了!但愿以后能平安無事地陪伴到老……

  然而,沒想到,他們拿到結婚證后,各種矛盾很快登場了。

  婚后,施文軍繼續開貨運車,每天風里來雨里去,而賀玲除了炒股,就到社區跟鄰居打麻將。久而久之,施文軍心理有點失衡!一天晚上,他饑腸轆轆下班回來,發現賀玲還沒回家,便打電話說:“我在外面跑了一天累得不行,你趕緊回來做飯。”賀玲正在打麻將,便像以前那樣讓他出去吃。

  如今既然是夫妻了,很多話在施文軍嘴里說起來就理直氣壯了:“我現在是你的老公,不是來住店的!”賀玲反唇相譏,不屑地說:“結婚不過是個形式,原來怎么過現在就怎么過,別想我伺候你……”當天晚上12點,賀玲剛回到家,施文軍就和她大吵一架,此后在一起都互相不太搭理對方了。

  4月20日下午,賀玲的母親突然中風,被送進醫院搶救,她連忙打手機讓施文軍一起去醫院照料。施文軍心里還生她的氣,便拒絕道:“我這幾天很忙,沒時間。”賀玲被氣得目瞪口呆。此后幾天,賀玲在醫院照顧母親,施文軍雖然覺得自己有點過分,但想到賀玲結婚后一直不愿照顧自己,也便釋然了。

  5月初,施文軍因為跑貨運太累了,準備盤下小區附近一家彩票店,可30萬元的轉讓金讓他犯了難。向賀玲借吧,他拉不下面子,這段時間吵得太兇了……店老板見他猶豫,半帶嘲諷地說:“誰不知道你娶了個富婆,還拿不出區區30萬?你不要,我馬上轉讓給別人!”施文軍臉上一熱,生怕對方知道自己與賀玲關系變僵,便趕緊說:“她的錢暫時套在股市,要不錢先欠著,一個月后再給,另給1萬利息!”施文軍心里盤算著,等過段時間賀玲氣消了再向她借錢。

  哪知,店老板不買他的賬:“欠錢可以,但是得有東西做抵押,我看你們住的房子還比較大,你把房產證抵押給我,我就讓你欠賬。”施文軍想了想,第二天便偷偷把賀玲的房產證翻了出來,抵押給對方。

  辦完轉讓手續后,施文軍辭掉了工作,開始當起了彩票店老板。幾天后,賀玲便發現了他所做的一切,哭著與他扭打了起來。

  打完后,賀玲找到店老板:“房產證是施文軍偷來做抵押的,你們的協議無效,你把我的房產證還給我,否則我到法院告你!”店老板一聽嚇壞了,趕緊找到施文軍要他還錢。可施文軍哪里有錢?他只好哭著向賀玲借,說等賺錢了馬上還。然而,賀玲已對他失望至極,一分也不肯借給他。

  6月15日,店老板見施文軍仍不現身,手機也關著,便帶人找到他并威脅道:“10天后再不給錢,我就去起訴你!”施文軍害怕極了。他想找兩個兒子想辦法,但想到自己做的事實在沒臉跟他們說,只好作罷。他甚至想趕緊把彩票店轉給別人,可問了幾個人,別人最多愿意出20萬元,這樣一番折騰,他幾天要虧掉10萬,又令他十分不甘心。

  6月22日晚,借錢無門的施文軍失魂落魄回到了家,想再次向賀玲提出借錢。哪知還未開口,賀玲就拿出一紙離婚協議放在他面前。施文軍一見腿都軟了,馬上跪求她說:“明天我再不給店老板錢他就要告我了,念在我們好了這么多年的份上,你就先借給我30萬吧……”然而,賀玲冷冷地說:“我是不會借你錢的,你是自作自受……”賀玲想到錢就生氣:“幸好當初做了婚前財產公證,要不然我的錢都要被你騙走了,真無恥……”

  施文軍見賀玲不但不愿借錢,還這樣羞辱自己,面色突然猙獰起來,他猛地爬起身,拿起身旁茶幾上的水果刀,歇斯底里地朝賀玲胸口一陣亂捅。

  看著賀玲身下的鮮血慢慢凝固后,滿頭大汗的施文軍驚恐不已一下癱倒在地,他顫抖著手撥打了110,警方對他實施了拘捕。

  編后:兩個人同居10年相安無事,走進婚姻卻出現了激烈沖突并且最終發生慘案。這說明,他們結婚后還沒從同居的“自由”生活中走出來,都期待繼續過自私的單身生活,不愿承擔妻子丈夫的責任,最后才導致悲劇的發生。同時這也說明,婚前同居太久,不一定是好事!

  另據美國專家研究證明,同居時間越長,對感情和當事人的負面影響越大。他們發現,經同居而結成的婚姻,比未經同居而結成的婚姻離婚率要高出46%。因為,同居時間長了,雙方自由慣了,不愿再受婚姻的約束,即使進入婚姻,也可能意識不到婚姻的責任,意識不到結婚比同居要承擔更多的責任與義務,而不懂這些,是很難順利地在一起過日子的。愿人們引以為鑒,不再發生類似悲劇!

字號:T|T
關注我們:

新聞熱搜詞

你可能還會喜歡以下內容

編輯推薦

網友評論

收起評論

熱點聚焦

熱點視頻

圖文欣賞

1/5

精彩推薦

回頂部

塞维利亚与阿拉维斯的赛事